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机制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农村合作医疗下疾病防治费用控制探究 【第一章】新农合费用控制机制构建绪论 【2.1】医疗制度与费用控制中政府、公民二维主体性 【2.2】合作医疗史中的政府、农民二维主体性阶段划分 【2.3】合作医疗各阶段医疗费用控制比较 【2.4】合作医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农村合作医疗下疾病防治费用控制探究
【第一章】新农合费用控制机制构建绪论
【2.1】医疗制度与费用控制中政府、公民二维主体性
【2.2】合作医疗史中的政府、农民二维主体性阶段划分
【2.3】合作医疗各阶段医疗费用控制比较
【2.4】合作医疗各阶段医疗费控制的一般性特征
【3.1 3.2】社会医疗保险制度的运行机理与费用控制
【3.3】社会医疗保险医疗费用控制的类型
【4.1】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机制
【4.2】新农合疾病治疗过程中费用控制机制
【第五章】参保人视角医疗费用控制机制优化
【第六章】医疗费用有效控制的对策建议
参考文献】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中的费用控制问题研究参考文献


  第四章 参保人视角下新农合费用控制机制构建

  参保人视角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费用控机制实证研究,依托对农村居民的访谈和访谈资料的应用。现实医疗费用控制机制的展现,建立在对安徽省 LA 市 YJ 区 SG 乡20 位农村居民深度访谈的基础之上,访谈内容涵盖疾病预防、疾病治疗和调节反馈三个层面,访谈对象涉及青壮年和中老年两大群体,形成访谈音频 700 余分钟,整理得到访谈文字资料 52000 余字。以农村居民的就医选择和医疗费用控制的实际表现,构建出参保人视角下新农合医疗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机制和疾病治疗医疗费用控制机制两种机制。

  第一节 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机制

  疾病预防是对疾病风险管理,也是个人进行健康投资和健康管理的具体表现,疾病预防旨在减少疾病的发生,防止潜在疾病的恶化,转变个人在疾病面前的消极被动局面。依托源点治理理念,着手参保人医疗需求结构层次和服务内容的合理化,从预防需求层面考量医疗费用控制,架构现实农村居民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措施选择的作用机制。现实中的预防医疗费用控制的存在两个特征,即疾病预防未成常态和疾病预防结构缺陷,这两方面特征决定了现实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结构的脆弱性和机制作用效果的有限性。

  一、疾病预防未成常态

  参保人疾病预防的常态化,是预防理念的现实要求,也是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机制运转的重要保障。现实中参保农民在疾病预防方面尚未形成常态,通过参保人主体性疾病预防行为来促进医疗费用控的路径受阻。这种未成常态的疾病预防主要表现在两点,一是,外部力量推进特殊人群的疾病预防行为,疾病预防人群片面化,二是,参保人疾病预防行为后知后觉,疾病预防内生动力不足。

  (一)疾病预防的片面化

  1.制度参与尚未涉及疾病预防理念核心。疾病预防理念的核心是对疾病实现进行系统化的管理,降低疾病的发生概率,防止疾病恶化,通过主动预防减少预期医疗服务需求量。农民自主性参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是对大病风险管理的实践,也是对风险认知之后的行为选择。农民通过医疗制度参与路径,减轻其在遭受大病之后的医疗费用支付压力,降低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风险。预防停留在疾病治疗层面。

  新农合制度参与案例一:“参加医疗保险我跟你讲来就是防大病,生病住院就狠了,医疗费用就多了,一般这散风感冒之类的门诊费用就给报你百分之五十左右,就怕害大病,害大病,医疗费用报销那真能省不少钱,住院的话,医疗费用那都是百分之七八十的报啊。”(XXL20150329)制度吸引力量。医疗制度的吸引归于疾病治疗的医疗费用报销,制度参与式疾病预防的选择本质上是对疾病治疗阶段的预防。以“事后保障”为核心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制度理念的导向是疾病治疗,忽于引导农村居民疾病风险的预防管控。

  案例二:“这个合作医疗,不摊我讲的,一年交 300 块钱,自己一分钱不花,还有别的人生病住院花费的来,合作医疗不就起到这个目的来。合作医疗还是好的,没得这个合作医疗,你花一分钱就得掏一分钱,有的话住院了还能报销不少。”(ZDP20150325)医疗合作倾向。新农合的合作形式,建立在农民对医疗制度、医疗费用和疾病风险等意识和常识认知的基础之上。农民间的“合作”互助能在疾病治疗中发挥作用,这种“合作性”也能够在疾病预防中做出贡献。

  案例三:“跟我这样都全部免费那当然好咯,他们的话只能报一点,自己还要拿钱出来,不就能报这一点钱来,卡的钱报完了该个就要拿现钱出来了来。话又说回来了,能报一点是一点,总比自己全部掏钱好些吧,合作医疗那对老百姓还是好的。”(ZDT20150316)医疗需求显性化。医疗制度助推着农村居民刚性医疗需求和不合理医疗需求的显性化。合理的医疗需求的显性化,是农村居民基本健康权外延的应有之意,医疗费用控制的是不合理的医疗需求和供给。

  案例四:“现在合作医疗保险费用直涨,一年比一年交的多,前年子 70 块钱,去年子 100 块钱,医疗保险费用增加得快,涨的太快了,我讲应该高了,我估计 2015年的要涨到 150 块钱,老百姓也难。”(ZDJ20150325)医疗制度参与障碍。农村居民医疗费用报销比例的提升,基础前提是筹资水平的提高。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部分农村居民对医疗制度认可和接受,新农合的制度吸引和制度信任会受到农村居民收入限制。

  因此,农民参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是制度的牵引力量和农民自身合作倾向两种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农民通过参与医疗制度,实施疾病治疗阶段的预防,显性化其对基本医疗服务的刚性需求。农民群体适度的医疗需求扩张,与医疗费用控制的宗旨并行不悖。同时也应看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制度吸引和制度信任,受到医疗保险缴费标准不断提升的冲击。农民通过制度参与实施预防,预防的不是疾病本身,而是疾病发生之后的医疗费用分担。这种制度参与式的疾病预防行为,表面上做出了疾病预防行为,实质上依然停留在疾病治疗层面,面对疾病的不确定性问题尚未先发制人,农民在未知疾病面前的被动地位没有转变。因此,制度参与式的疾病预防未能显现疾病预防的核心内容,显示出医疗制度参与式的疾病风险管理的片面化特征。

  2.预防拉动推进特殊人群的疾病预防实质化。老年人、孕妇和儿童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在疾病预防方面不同于他人,但是,这三类人群又有各自的疾病预防特点。一者,受益于外部力量支撑,老年人疾病预防进入实践体验阶段。SG 乡 60 岁以上的老年人自 2014 年起,拥有每年免费健康体检一次的福利待遇,在这一条件下,老年人的疾病预防自主性和积极性得以彰显。二者,生命周期特殊阶段,孕妇的疾病预防以胎儿的健康为中心。孕妇怀孕期疾病预防措施,主要针对的是胎儿的生长发育的健康检查,孕前产后检查处在虚无状态。三者,儿童在家庭中位置的重要性,决定了儿童疾病预防具有优先性。儿童的疾病预防受到免费疫苗政策的推动,以疾免费疫苗和自费疫苗形式的疾病防疫,已成儿童疾病预防的主要内容。

  疾病预防助推

  案例一:“进行过健康体检,全大队的老年人都体检了来, 60 周岁以上的老人每年都可以接受一次免费体检。去年秋天才开始弄,队长一家一户通知的。俺们村的老年人都去乡里医院体检了。”(SSX20150309)老年人免费体检福利。老年人的健康体检是在制度性推力下完成的。得益于免费体检的惠民政策,老年群体对健康检查这一“新事物”,逐步接受并认可,在形式上体验了健康体检的过程,健康体检的作用和效果没有保证。

  案例二:“检查身体也有点小毛病,检查出来点吧小毛病,检查出来点吧小毛病我也不听他的来,现在不疼也不痒的,能吃能喝的,管它弄啥子。医生讲‘你这老头子每年都来检查一遍'.”(ZDP20150325)案例三:“俺队 LD 家属去 SG 医院体检,检查出来有五高,病多得很,医生建议她住院治疗,她不愿住院,不治疗那严重了的话,那就不得了。病多了瞧得话多得钱搁上啊,人老了也没得好些钱钱看病治疗。讲不好听的,指望儿子的话,儿子能给你什么样子呢。不知道她高血压可吃药了?高血压应该吃药了,高血压不吃药不行。”(ZDSJS20150324)老年人健康检查效果障碍。健康检查的效果受到疾病治疗选择的制约。从健康检查阶段过渡到疾病治疗阶段,需要经济条件和非经济条件支撑。部分农民历经了疾病检查阶段,而没有进入疾病治疗过程,健康检查和疾病治疗之间未能实现衔接。

  案例四:“怀孕之前有没有去体检过,因为很少生病,不生病就不去体检。人家结婚了准备要小孩了就去体检,体检之后再怀孕,大家从来都不呀。”(LJGXF20150329)以胎儿为中心的孕期检查。孕妇孕期检查主要是以胎儿的健康状况为中心,胎儿的健康状况主导着孕妇健康检查实践,孕妇孕和产后检查遭受忽视,孕妇孕前、孕期和三位一体的健康检查尚未形成。

  案例五:“你也不知道哪一针是管啥子的,他不讲你又不知道。防疫针你不打,医师就讲了现在小孩子这么金贵,人家的小孩都打了你不打,你可放心?可过意的去?小孩子要是出什么事情了,你可悔恨?你是愿花小钱还是愿花大钱?他跟你这样讲,你怎么弄呢,不打不行啊。现在小孩不问男女都金贵,不管家里穷也好富也好,你就是不吃不喝不穿你都得给小孩打防疫针,不管它管用不管用。”(ZHZ20150321)以儿童为中心疫苗接种。儿童在家庭中的“优先地位”,这种地位的优先性决定了其在疾病预防上备受重视。儿童的疾病预防以疾病预防免疫为主要内容,儿童预防免疫受到免费疫苗政策的推动,自费疾病免疫行为选择缺少疾病免疫信息支撑。

  案例六:“体检都是年纪大的,又没得俺们的。俺们这个年纪没得人体检,上面也不给你免费体检,都是 60 岁往上的老年人免费体检,你自己生病去检查要钱。你像那瞧眼睛白内障也是免费的,这些惠民政策不就这二年才有的来,头先又没得这些。”(ZHZ20150321)青壮年群体疾病预防障碍。亲壮年的健康检查没有老年人免费体检的政策支撑,没有孕妇腹中胎儿的健康主导,没有儿童特殊的家庭优先地位,青壮年的健康检查成为疾病预防的漏洞。

  因此,农村居民疾病预防的人群覆盖片面化,疾病预防的形式和内容的单一化。

  就进入实质性疾病预防的人群而言,疾病预防实践受到外部力量推进,包括惠民福利政策、特殊生命周期和家庭地位等,并且存在于农村部分特殊群体之中,青壮年群体的疾病预防覆盖不及。就疾病预防的形式和内容来说。一者,老年人的疾病预防依托免费的健康体检的支撑,但是老年人健康体检的效果得不到保证,存在健康体检结果能否反馈进入到疾病治疗的问题。二者,孕妇的疾病预防受到胎儿发育的指向,孕前和产后检查处于缺无状态,孕妇的疾病预防缺乏系统化和全面化。三者,儿童的疾病预防依赖免费疫苗的主导,自费疫苗选择自主性力量不足。另外,儿童疾病预防的内容单一,主要停留在疾病免疫形式。

  (二)疾病预防内生动力不足

  疾病预防的内生动力表现在人们对疾病预防意识和行为的先知先觉,即在疾病发生前主动做好疾病预防管理。农村居民在疾病预防上的实践却是后知后觉,疾病预防内生动力不足,表现出疾病预防的后觉性和试错性。一者,后觉性疾病预防表现为,人们对疾病预防意识虽然有所提升,但是没有进入到疾病预防实践层面,人们的疾病预防意识和疾病预防行为两者之间处于隔离状态。二者,试错式疾病预防是一种疾病预防意识和和预防行为二者融合的状态,部分农村居民已经进入疾病预防实践,只是这种形式的疾病预防是疾病经历之后的反馈调节,以试错体验和健康损失为代价。前者的疾病预防有预防意识无预防行为,后者的疾病预防实践以一定的代价为前提。

  后觉性疾病预防

  案例一:“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的体检是免费的,自己去体检得花得自费,真正去医院检查检查是强些,是有好处的,提前预防肯定是强些,对身体健康有帮助。俺家小孩上初中的时候,学校统一体检时,医生给他们体检的时候讲,’让你爸爸妈妈到医院定期检查检查身体没的坏处,也不要花多少钱‘,他回来也对我讲过来,’没事的时候去医院检查检查,省得以后有病的时候多花钱,现在预防体检的话又花不了多少钱‘.”(LXY20150318)疾病预防意识提升。疾病预防意识的提升需要一个过程,受他人体检行为的影响和体检作用的宣传,部分农民的疾病预防意识有所提升,为疾病预防实践奠定了一定基础。

  案例二:“老百姓心想身体好好的没得啥毛病,检查啥子呢,真要是不得了了,不能斗了,一检查出来就是严重的了,要么病情严重,要么就是晚期了。就跟去年永丰大队一个人样,检查出来了还没有一个月就去世了,检查太迟了,都癌症晚期了,上来还忙一直干活在,突然觉得抵不住了身体就不行了。还是没得这个意识,天天想着挣钱,对身体健康不够重视。我该个讲,有时这疼那痒的到医院去看看,有时胃不舒服经常犯这个毛病,应该要去检查检查。”(ZLH20130326)农民疾病预防实践的后觉性。疾病预防行为的后觉性表现在,一者疾病预防意识未能引致疾病预防行为;二者健康投资让位于眼下明确的经济利益;三者进入疾病预防阶自我高标准设置。

  试错式疾病预防

  “这年头日子这么好过,不能吃也不能喝怎么弄呢。好东西也只能少吃,不能多吃。身体肥胖,糖尿病、血糖血脂都有问题,血压也有点高。那二年在饭店吃喝吃的,有时一天都吃几顿,记得有一个晚上就吃了三顿,连续吃个把月,晚上吃过饭醉醺醺的,跟他们去唱歌,在 KTV 里又继续喝,唱完歌又吃宵夜,吃宵夜的时候又喝酒,一晚上喝硬三顿酒,那还得了啊,谁能吃得消?现在高血糖吃药在,不吃药不行,身体不行。血糖也不算好高,我去医院查的早。我知道自己比较胖,担心身体有问题,我一年两次体检。”(ZRC20150327)代价之后的疾病预防。部分农村居民在重视健康和疾病预防之前,付出了健康损失的代价。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疾病预防实践本可以发生在健康损失之前,能够避免或者减轻健康损失;二是,疾病预防体验能够促进疾病预防循环路径的建立,实现疾病预防的常态化。

  因此,农村居民疾病预防内生动力不足归因为以下几点。一者,疾病预防意识与疾病预防行为二者间的不连续,疾病预防未能形成参与式体验。二者,疾病预防行为的自主性和先验性不足,疾病预防的效果滞后,疾病预防消极被动。三者,疾病预防自主性管理不足,疾病预防机制未能形成,疾病预防循环被支离。疾病预防的内生动力是疾病预防循环的基础,在此基础之上,通过参与式疾病预防体验、前置疾病预防效果和疾病预防循环修缮,才能实现疾病预防意识、疾病预防行为、疾病预防的先验性和疾病预防自主性四者间的融合,建立起疾病预防管理机制和疾病预防循环路径。

  二、疾病预防结构缺陷

  农村居民疾病预防意识和疾病预防行为构成了农村居民的疾病预防结构体系,其中疾病预防意识是疾病预防行动的前提和基础,疾病预防行为是疾病预防意识的现实化和具体化,疾病预防行为体验作用于疾病预防意识,进一步强化和提升疾病预防意识,疾病预防意识和疾病预防行为在交互式的作用与反作用中循环往复,从一个疾病预防循环进入另一个疾病预防循环。现实中农村农民的疾病预防结构存在疾病预防意识障碍和疾病预防行动障碍,阻碍疾病预防循环路径的通畅运行。

  (一)疾病预防意识障碍

  农村居民的疾病预防意识障碍表现在三点,即预防无意识、预防意识依托和预防讳忌观念。农村居民对疾病预防的无意识或者意识不足,很难进入疾病预防实践。一者,疾病预防无意识说的是,部分农村居民自身对疾病预防没有观念,疾病预防自主性依然停留在医疗制度参与阶段。二者,疾病预防意识依托指的是,疾病预防意识的提升依托与疾病预防常识、载体和平台的支撑。农村居民进行疾病预防需要外部疾病预防常识的助推,需要经历一段外部预防常识内部转化的过程。三者,疾病预防讳忌观念讲的是,部分农村居民以讳疾忌医的心态对待疾病预防,对疾病预防的认识不足,抵触疾病预防。

  疾病预防无意识

  案例一:“俺没有健康体检这个意识,俺从从来也没有去斗过(体检过)。一般有病身体不舒服了才会去医院检查检查,身体好好的又没得什么病,平常不就感点把冒来,买点把感冒药吃,也不会去医院。”(LXY20150318)事前体检无意识。健康检查停留在疾病治疗过程中,没有事前健康检查意识,成为疾病预防行为障碍,疾病预防通畅路径不易实现。

  案例二:“十来年前,我这脖子长了个疙瘩,累很了,一扭一扭疼,得贴止疼膏子,现在看也看不见啥子了,这里头这根筋就跟不对劲样,俺也没有去医院看看,去看也没得用处,去看弄啥子?能吃能喝的现在。”(SSX20150309)事中检查不主动。小病抗、慢性病养的现象依旧存在。疾病检查标准的自我设定不合理,缺乏长远眼光,疾病存在加剧恶化风险。

  案例三:“今年才 51 岁,没到 60 岁,哪有体检呢?自己去医院体检不要钱么,俺没有斗过,体检不要钱么,没得事么。家里头像老年人才有体检,免费的。”(GSX20150318)短视下的预防不为。一方面,有病医治、无病不医是大多数农村居民的一般性选择,疾病预防没有跳出疾病治疗过程。另一方面,农民个人进行疾病预防需要激励和引导。

  案例四:“……我就说直话,它要是没得那一步呢,就不讲那一步,就跟这老年人免费体检一样,有这一步就讲这一步,人生在这个世上,吃的都是五谷杂粮,一年365 天,你讲你没得这个病症好,得病是无法避免的,得点吧小病你发现不出来。”(ZDP20150325)疾病预防的依附性。疾病预防的依附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者,疾病预防依附外部力量助推,农民个人在疾病预防上的自主性不强;二者,对待疾病发生的近期的相对模糊性和远期的相对确定性被动接受、无所适从。

  依托式疾病预防

  案例一:“健康教育宣传活动有作用那怎么不大,讲给卫生弄好来,自己学点宣传的健康常识,比方说自己家烧锅弄干净些,垃圾不能乱扔之类。健康教育活动对自己平时的生活那有啥影响来,他不就宣传搞干净来,再说了村里的谁斗?他们不下来斗,俺们怎么知道呢(一脸无奈)。”(SSX20150309)预防常识的载体依托。疾病预防意识的提升部分源自于疾病预防常识的获取,疾病预防常识本身缺少载体依托,农民居民缺乏病预防常识获取渠道,限制了农村居民疾病预防常识的积累和疾病预防意识的提升。

  案例二:“像健康教育、健康宣传这类活动还是有必要的,搞起来的话还是很有好处的。健康教育,乡里没有搞过,村里也没有,老百姓只是听收音机、看电视,电视里关于保健、健康节目。现在对这卫生什么家伙都不重视了。真正现在,村、乡对这健康什么家伙根本听不到,根本也没讲过。”(ZDJ20150325)预防常识的平台依赖。依靠电视、收音机媒介获取疾病预防的常识,缺少疾病预防的针对性、适用性、系统化和专业化。基层自治组织的卫生工作发生偏离,疾病预防常识平台建设不足,农村居民病预防常识积累和意识的提升受到制约。

  疾病预防讳忌观念案例一:“他们讲我身体有点把毛病,得经常检查检查,俺不去检查,去医院检查检,检查出病了,心理膈应的惶,心理不舒坦,小毛病恶化就恶化,要是癌症的话晚期就晚期,我现在 70 多岁了怕什么。”(ZDG20150327)消极面对疾病预防。部分农村老年人面对疾病表现出不合理性的消极的“乐观态度”,实质上是讳疾忌医的体现,不敢或者无力面对可能存在的疾病。

  案例二:“有那回子来了两个人,讲办理什么健康体检优惠就诊的卡,俺没有斗(没有办理)。他也没讲要钱,我心想是骗人的、要钱呢,我讲俺又没得病俺不弄,不弄他就没给俺了,我讲俺还有事要到 JCZ 那干活,就给推脱了。”(SSX20150309)防御对待疾病预防。部分农村居民疾病预防上抵触不作为,对待疾病预防依旧是被动接受的心理,没有发生主动应对的转变。

  基于此,疾病预防意识障碍的现实表现和作用机制如下。首先,疾病预防常识载体无依托和获取渠道单一化,影响农村居民疾病预防的常识累积和疾病预防的意识提升。其次,讳疾忌医的疾病预防态度和积极防御的疾病预防心理,阻碍疾病预防意识强化通道和疾病预防行为路径。最后,疾病预防意识存在被动和短视特征,事中疾病检查主导健康检查,事前和事后健康检查的意识微弱。因此,疾病预防意识上的障碍,致使疾病预防行动失去基础性前提,阻断了疾病预防路径的良序循环。

  (二)疾病预防行动障碍

  疾病预防循环路径不仅受到疾病预防意识障碍,而且还要受到疾病预防行为困境。农村居民疾病预防行动障碍可以分为三种形式,即无力预防、报销偏离和适应性决断。一者,无力疾病预防,指的是部分农村居民的疾病预防行动受限于经济因素而停滞,缺少健康投资远见,疾病预防长期的模糊效益让位与短期的可见的经济利益。二者,疾病预防报销偏离,这种疾病预防的形式是报销门诊医疗费用换取药品备存。

  这种为报销式疾病预防形式,表面上是储备药品用以预防疾病,实质上依然停留在疾病治疗层次。三者,适应性决断的表现是,部分农村居民长期生活习惯处在强势地位,生活习惯的改变以适应疾病预防要求变得不易,长期的生活惯性主导农村居民在疾病预防上的行为选择。

  无力疾病预防

  案例一:“没有免费体检的政策的话,那哪弄钱体检,体检这钱花费掉了(浪费的意思),没病没灾的。体检的话,那一个人讲得六七百快吧?我听后庄子某某讲的,她们退休教师体检也是免费的,平时讲体检一个人弄下来得好几百块吧,我滴乖好吓人,俺哪有钱,没病没灾的,没事么。免费的,就和去一下。”(SSX20150309)疾病预防的经济障碍。疾病预防行动的经济障碍,是部分农村居民面临的现实问题,阻碍农村居民进行疾病预防实践。解决疾病预防的吸引力问题,得解决疾病预防的经济支出阻力与预期收益拉力二者间的矛盾。

  疾病预防报销偏离案例一:“就去年刷一下来,结账的时候刷了五十多块钱的药,去年子没有刷,前年子也没有刷。去年卡里的钱都刷完了,多出来的钱不就在 ZQZ 那拿药了来。就那几盒药五十二块钱。你又不知道什么价,你也不知道贵不贵。”(GSX20150318)疾病预防方向障碍。刷卡报销为目的而储备药物的现象,存在于农村居民之中。

  就疾病预防而言,储备药物依然是为疾病治疗做准备,于疾病管理无益,偏离了疾病预防的实质内涵。同时,这种疾病预防形式对医疗费用控制不力。

  适应性决断案例一:“我吃油吃盐都还可以,油盐吃的都重,我现在该个知道人老了,油盐再不搞重身体抵不住。吃清淡不行,我油盐要重,吃习惯了,你讲吃水油啊俺不行,猪油我都要搁多。城市里的人不一样,俺家二儿子回来讲猪油吃的不习惯,他们都吃色拉油,俺们吃水油瞧不到油。这人的寿命啊人的高寿也不是那回事,必然有活的长寿的活的不长寿的。电视里头专家讲要长寿又是这又是那,我看也就是这些子。”(ZDJ20150325)疾病预防生活习性障碍。健康饮食和生活习惯与身体健康和疾病发生不无关系,适应性的生活决断选择未必是健康的生活方式,缺少健康导向的生活惯性影响农村居民健康的改进,会成为疾病预防的行动障碍。

  由此,疾病预防的经济障碍、方向障碍和生活习惯障碍带来的结果是,农村居民无法切实经历疾病预防行为带来的预防体验和效益,疾病预防前一循环不但不能顺利达成,而且还会影响下一疾病预防循环,疾病预防循环路径处于瘫痪状态。对医疗费用控制的影响是,一方面,理论意义上的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效用,没有在现实中实践,预防理念下的医疗费用控制辐射效应未能发挥。为此,面对疾病预防行动障碍,破除障碍的方向是,疾病预防无力需要解决疾病预防的吸引力难题,疾病预防报销偏离需要面对疾病预防的方向转变问题,适应性决断疾病预防可以成为疾病预防的拓展空间。

  三、脆弱的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结构

  农村居民疾病预防未成常态和疾病预防结构缺陷的表明,农村居民被动接受疾病预防的特征明显,主动实施疾病预防的意识淡薄,对待疾病依然主要停留在疾病治疗阶段。农村居民对疾病风险管理和规避的主动性不强,对疾病预防能动性缺乏,表现出疾病预防理念缺失、疾病预防意识薄弱和疾病预防行动障碍的特点。结果是,造成了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结构的脆弱性和医疗费用控制效果的有限性。一者,疾病预防路径受阻,疾病预防循环无法连续。二者,疾病发生和疾病恶化的模糊性未能改观,预期的疾病治疗医疗服务需求量的变化幅度受限。三者,疾病预防对医疗服务需求合理化的影响甚微,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机制的成效不足。

  究其原因,可以归为一下几点。其一,农村居民的疾病预防常识和疾病预防的能力不足,疾病预防意识和疾病预防行为未能实现良序互动。农村居民的疾病预防存在预防意识和预防行动的双重障碍,其疾病预防路径受到阻碍。其二,农村居民的疾病预防理念停留在理论层面,疾病预防理念的实践缺少方向指引和参与认知。农村居民疾病预防缺少利己导向和切身体验,疾病预防的自主性和积极性未能释放。其三,农村居民理性经济人特质主导了其疾病预防的行为方式选择,长期性的健康投资行为获益的不确定性让位于短期性的经济理性行为获利的明确性。其四,农村居民的疾病预防主要依赖于外部力量助推,疾病预防的内生动力不高,无法与疾病预防的障碍阻力抗衡。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ml/zhlw/20190811/8185157.html   

    疾病预防医疗费用控制机制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